首頁 > 黨工動態黨工團新聞

追尋總書記初心 春風化雨樂未央

發布時間:2018-02-01 信息來源:人民網 瀏覽:34115次 

 

在梁家河知青舊居前,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(二排右四)與本科生實踐隊合影。
 

在泰國朱拉隆功大學,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石智丹(左)用英文講解中國國家治理中的五年規劃
 

圖為清華園正門。

1月29日,朱拉隆功大學,泰國歷史上最古老、最有威望的大學,一名中國學生在臺上展示著四張上海照片,分別來自1900年、1994年、2010年和2016年。他用英文說:“從老照片中,我們看到過去100年里上海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但這只是中國發展的一個縮影。在此期間,中國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

1月28日,電影《無問西東》票房突破6億元,片尾臺詞“愿你在迷茫時,堅信你的珍貴,愛你所愛,行你所行,聽從你心,無問西東”,伴著影片中四段跨越年代的故事,感動了無數觀眾。

這兩件事的關系是,中國學生來自清華,《無問西東》故事也發生在清華。這座中國頂尖高校,從過去到現在,有著矢志不渝的家國情懷。

“我想去趟陜北梁家河”

2017年秋季學期,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大二學生韓依輪買了本《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》,“這書特火,跟很多枯燥的政治教材完全不一樣”。讀完后,他產生了去一趟陜北梁家河的想法。

1月29日晚,韓依輪在延安市接受本報記者電話采訪時,正在做梁家河之行的總結。在這里調研6天后,他如愿以償見到了書中提到的,習近平總書記當年帶頭弄的沼氣池、打的井、辦的代銷點,還去了梁家河村知青舊居,甚至路遙故居。

最終,這個“95后”學生發現,紙上得來終覺淺,“實際情況比書上更震撼”。

韓依輪并非個例,如他一般,希望探索習近平走過的路的清華學生,在這個寒假組成了10支實踐隊,分赴陜北梁家河、河北正定、福建寧德、浙江杭州等習近平總書記曾經工作、生活過的地方,調研國情民情,追尋總書記初心。

臨行前,每個學生都讀了習近平的著作,或是記錄習近平那段時光的書籍,一起看了系列視頻《初心》。

電子工程系大二學生王昊,與另外7名低年級同學,去了杭州、嘉興調研。出發前,他讀了《之江新語》《干在實處走在前列》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》和十九大報告。

在浙江,這個工科學生琢磨了不少事。他發現,浙江自然資源雖然不算特別豐富,但經濟發達、民營企業活躍是率先實施創新驅動發展,產業升級騰籠換鳥的生動注解。在嘉興南湖,這支實踐隊——同時也是臨時黨課學習小組,請到了曾為習近平等七常委講解的南湖革命紀念館袁晶,學習感悟“紅船精神”。

7天的調研結束后,王昊總結,習近平的初心至少有兩部分,一是為老百姓做事,二是開天辟地、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。

物理系大四學生王云帆帶的實踐隊,則撐著手杖跋涉十幾公里山路,用柴刀劈除荊棘和葦稈,趕到了福建壽寧縣下黨鄉下黨村。經過這樣的旅途,無需說教,這群95后學子仿佛觸碰到了30多年前,習近平一心前來扶貧的那份赤誠之心。

在下黨村村口,崇山峻嶺掩映之下,學生們在一座造型古樸的木制廊橋上擺開桌椅,聽了一堂黨課。當年,習近平正是在這座“鸞峰橋”上舉行了現場辦公會。時任下黨鄉黨委副書記劉明華,當年接待了習近平同志一行,如今將過去的故事講給這些年輕人聽,期望代代傳承。

這已是王云帆的第10次社會實踐,讓學生深入基層了解社會,在清華有著多年傳統。此次初心之旅,王云帆看著展板上的村子舊貌,想清楚了,為何照片里習近平當年視察時總是面色凝重,并在此后多年中反復提及這個山村。

“經過多年努力,這個小村子如今散發的活力,太能引起我的共鳴了。這正是《擺脫貧困》里,習近平專門論述的‘弱鳥如何先飛’,以及‘水滴石穿的啟示’。”王云帆感慨。

“學校希望同學們通過本次實踐活動認真思考、尋找、明確自己的初心,并認識到,個人的小初心連著黨的大初心,黨的大初心指引著我們每個人的小初心。”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,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表示,習近平總書記曾經工作和生活的地方,正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萌發、形成、實踐的地方,學生們可以在這里親身體會、學習總書記治國理政思想的發展過程。

“到世界需要的地方去”

在朱拉隆功大學講臺上的學生叫石智丹,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,以其專業所長,向泰國的精英教授、學生們講述中國國家治理中非常重要的五年規劃。

青年學生講述中國有其獨特視角。石智丹以“一帶一路”沿線青年選出的中國“新四大發明”(高鐵、移動支付、網購和共享單車)為例,描述今日中國現狀;又以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到的“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,發揮國家發展規劃的戰略導向作用”作結,陳述五年規劃對中國的重要意義。

“如果你問我15年前、20年前的中國什么樣?我會說它非常落后,不過去年我兩次到訪中國,感覺就像換了一個世界。毫無疑問,中國在飛速發展。”聽完石智丹的講述,朱拉隆功大學機械工程學院博士素叻忍不住發言。

石智丹是清華大學博士生講師團一員,這個寒假,清華研究生像這樣出國宣講的有三支隊伍,分別前往泰國、巴西和印度,主題全是“一帶一路”。博士生講師團團長、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徐銘擁介紹,這次分別派了三位“90后”講師去這三個國家——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李論,向巴西圣保羅大學師生宣講“十八大以來中國反腐敗實踐與啟示”;石智丹在泰國重點介紹“十三五”規劃;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生何文天則將在印度孟買大學,傳播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。

“我們對于海外宣講的要求是,必須全英文講,必須考慮好怎樣讓當地青年更容易接受,把改革開放40年來的發展成就講成故事,把一個真實的、發展中的、不斷強大中國展示給世界各國青年。”清華大學團委副書記、研究生團委書記趙璞告訴本報記者,今年是清華大學博士生講師團成立20周年,目前全校已經儲備了130余名講師,以這次的3個國家為起點,講師們將更多地走出國門,講述中國故事,宣介中國發展。

趙璞介紹,這幾支實踐隊的青年,還將與當地高校的華人留學生,一起重溫習近平給莫斯科大學中國留學生的回信,共同探討如何成長為有理想、有本領、有擔當的新時代青年。

清華人不但向世界講述中國,也要去了解世界。

2017年7月,清華大學化工系博士生劉昊雨,與來自法學、新聞、電子、經濟管理等不同背景的同學一起去伊朗調研。在伊朗,他遇到兩個當地小攤販,得意地拿出支付寶,讓他掃一掃付款,這哥倆還給自己起了中文名字——一個叫馬云,一個叫馬龍,他們學了中文,想去中國企業工作。

在這個與中國交往數千年的古國,劉昊雨發現,“一帶一路”上的民心相通早已蔚然成風。“走在路上人們會喊‘China’‘你好’,以及‘秦’,秦朝的秦,因為兩國太早就開始交流了。現如今,中國企業帶去了特別多就業崗位,中國文化在當地影響也大,人們見到我們都很熱情。”

從伊朗回來,這個工科生陷入了思索。劉昊雨發現,中國化工人在海外做了太多項目,確保國家的能源安全,這其中就有一代又一代清華人。他覺得,自己也該加入其中。

這個不愛出風頭的博士生,去電視上講了自己看到的“一帶一路”故事;他去找了能源領域的實習機會,為進入行業做準備;今年1月,他還作為青年代表,去位于阿聯酋的“世界未來能源峰會”上發言。

“過去前輩對青年人說:到祖國需要的地方去。今天我們說:中國青年,到世界需要的地方去!”在電視演講中,劉昊雨振臂高呼。

立德立言 無問西東

眼前的姑娘清秀、瘦弱,笑起來不時捂著嘴,看起來不像舞臺上的鄧稼先夫人許鹿希。但這個叫蔡丹陽的清華研究生二年級學生,已在舞臺上正式出演了整整50次許鹿希。這部戲叫《馬蘭花開》,一部鄧稼先傳記話劇,由清華師生們自創、自排、自演。

清華敢為天下先,亦有諸多高校少見的傳統。《馬蘭花開》是個新傳統,從2013年起,幾乎所有新生,都在入學教育階段觀賞過這部話劇。觀眾們走出劇院時,往往淚流滿面。

在這部劇走進人心之前,主創人員和演員先走近了鄧稼先。

編劇覃川,是清華大學黨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,從未寫過任何劇本。敢接下如此重任,來自在清華讀書時種下的執念。從2012年起,他收集了上百本書,上百部影視劇,以及能找到的所有寫過鄧稼先的文章。除此之外便是訪談,對象包括鄧稼先的夫人、警衛員、老同事、老部下,從北京出發,他們一路行至新疆、四川,踏遍鄧稼先的足跡。

清華大學藝術教育中心主任趙洪算了算,9輪巡演中,前后參與其中的學生演員超過了150人,“是清華校園戲劇藝術活動史上的里程碑”。

演員們都是年輕學生,其中不少還是“90后”,離鄧稼先年代太遠。創作團隊把書推薦給這些年輕學子,采風時也帶著他們。更為重要的是“講劇本”環節,校領導親自上陣,主創人員更是把資料融到一起,講出只此一家、別無分店的“鄧稼先為什么了不起”。

蔡丹陽記得,在鄧稼先曾工作過的馬蘭基地,參觀過一座特殊的烈士陵園。其中不少墓碑上,刻著清華學子的名字;更有許多無字之碑。這一幕讓這位“花了一個星期狂背臺詞”的“90后”姑娘深受觸動,總忘不了基地一句口號,“艱苦奮斗干驚天動地事,無私奉獻做隱姓埋名人”。

“他們的目標很純粹,就是希望中國好、大家好”。蔡丹陽對那個時代越浸越深。“在這么長的歷史中,這么多的人存在過,但一個人即便登峰造極,也會轉瞬即逝。如果能為別人做點事,哪怕涓涓細流,最終總會留下一些痕跡。”

演員們就此走入角色。第一版鄧稼先扮演者、清華大學博士畢業生梁植,在“我是演說家”節目中含著淚說:“如果老鄧還在,我多想親口告訴他,我們這些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的孩子,真的很崇拜他,因為有他,因為有和他一樣的大批科技工作者的努力,中國有了現在的模樣,我們有了今天的生活,我們不該忘了他們。”

“打算看得下去就看,看不下去就走。”清華大學1963級力303班畢業生金其杰并非普通觀眾,而是曾在鄧稼先領導下工作多年。因此,觀看前“生怕編導人為地拔高美化他,把他寫成一個‘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人’”。

將鄧稼先還原成人,正是此劇可貴之處。覃川給演員們講,鄧稼先岳父是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,父親是清華著名美學教授,自己是留美博士,愛聽交響樂、愛看戲,還愛騎自行車載著許鹿希去頤和園。許鹿希至今住在兩人50年前住的房子里,有一間保持著當年的模樣,打開抽屜,里面擺滿上世紀80年代的流行歌曲磁帶,上面蒙著歲月留下的灰塵。“鄧稼先是個很有生活情趣的人”,講到這一幕,覃川每每感慨。

看完此劇,金其杰專門撰文感謝編劇、導演與演員們的辛勤勞動,“塑造了一個讓人認可的鄧稼先!”

這部劇對演員們造成了難以估量的影響。不止一位老師提起,梁植從一個“皮孩子”變得成熟穩重了許多;扮演科研人員“小高”的吳昊,拿到清華大學化學系博士學位后,去基層當了一名干部;蔡丹陽自己,從環境學院本科畢業后,選擇去公共管理學院繼續深造,“還是想為別人做點事情”。

至于在整個清華園,此劇影響亦非同小可。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史宗愷說,每年暑假他都會跟同事們送清華畢業生到基層去,去青海,去西藏,去西部的鄉鎮工作。其中有位同學在寧夏負責的鄉鎮,2萬人口中有1萬人是貧困人口,“這樣的同學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批人。”

清華大學校方承諾,這將成為清華的保留劇目,一代代演下去。

“如果不是我自己演的話,有件事都很難相信。”蔡丹陽記憶中,有這樣一個場景。“有個正在上小學的小男孩,看完演出,對媽媽說,‘我要思考一下能為國家做些什么’。”

又黄又刺激的免费视频-美女又黄又免费的视频